• <th id="q6quf"></th>

  • <nav id="q6quf"><optgroup id="q6quf"></optgroup></nav>
        1. 每日經濟新聞
          深度

          每經網首頁 > 深度 > 正文

          蘇錫“隔離內卷”另一面,是上不了熱搜的百色

          每日經濟新聞 2022-02-23 23:03:11

          蘇錫都是東部經濟發達城市,在保障基本生活物資供應的前提下,滿足更深層次需求,安撫隔離民眾情緒,本無可厚非。但也有人質疑,防疫還是要看能否精準快速控制疫情,如此“畫風”掩蓋了關鍵問題。況且,蘇錫有的,其他城市想學也學不來。

          每經記者 楊棄非    每經編輯 劉艷美

          近段時間,國內疫情多點散發,防控形勢依然嚴峻。

          2月22日0-24時,全國新增確診病例205例,其中本土病例90例,涉及內蒙古、北京、遼寧、廣東、四川、湖北、江蘇、云南、黑龍江及山東等10個省份。

          疫情之下,隔離早已成為一種“習以為?!钡纳?,不同城市的表現,也成為民眾關注的熱點話題。

          日前,無錫“隔離物資內卷”在社交媒體上廣為流傳。網友分享的照片中,既有價格不菲的車厘子、白草莓等“超規格”物資,還有鮮花、圖書、玩具等照顧“精神需求”的物品,令網友直呼“隔離界的天花板”。有人評價,“無錫硬生生將枯燥無味的隔離生活,變成了像是在五星度假村休假”“真正做到了防疫有溫度”。

          網友分享的隔離餐 圖片來源:社交平臺截圖

          蘇州則是靠豪華五星級酒店沖上熱搜。早前,有馳援蘇州醫護人員曬出照片,其住宿“標準”是蘇州工業園區內的W酒店、希爾頓、洲際、凱悅和香格里拉酒店,“幾乎所有叫得出名字的五星級酒店,蘇州都給安排了”。當地媒體直言蘇州“‘壕’有心”,“點贊蘇州的待客之道”。

          蘇錫都是東部經濟發達城市,在保障基本生活物資供應的前提下,滿足更深層次需求,安撫隔離民眾情緒,本無可厚非。

          但也有人質疑,防疫還是要看能否精準快速控制疫情,如此“畫風”掩蓋了關鍵問題。況且,蘇錫有的,其他城市想學也學不來。有關疫情防控的又一場討論由此展開。

          01

          去年年底,西安遭遇自武漢疫情發生以來,在超大城市發生的“病例最多、規模最大”的本土疫情:2021年12月9日,首例本土確診病例出現;12月23日,全市小區(村)、單位實行封閉式管理;12月27日,防控措施再度升級,暫停之前2天1人外出采購物資的政策。

          當天,網上不斷出現“家里沒菜”的聲音,“西安買菜難”一度登上熱搜話題。即便在12月29日西安各區縣向市民發出配送菜品的公告后,到第二天,仍有人反映“未收到菜、被通知需要繼續等待”。

          如何提高物資供應效率、及時響應民眾需求等話題,開始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。

          圖片來源:新華社

          今年1月7日,深圳報告2例新冠病毒陽性感染者,并在第一時間開展治療、隔離、管控等工作。與此同時,有網友曬出封控區內的物資供應情況,“五菜一飯一湯”“全免費”的配置令人感到,“各地方開始卷起來了”。

          顯然,僅以物資奢儉作為“卷”的標準,并不恰當。

         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、公共管理學院教授馬亮指出,各地財力不同、物資保障水平不同、社區治理能力不同,均是影響各地防疫物資供應能力的先決因素。

          財力水平的不同能直觀反映各地客觀條件的差異。僅從2021年GDP萬億級城市財力來看,深圳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達到4258億元,居于第三位,蘇州則以2510億元僅次于深圳。雖然西安去年財政預算收支尚未公布,但從1~11月情況來看,西安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僅為796.74億元,遠低于深圳、蘇州兩市。

          一個更為具體的指標是,為做好疫情防控常態化經費保障工作,深圳在2021年一般公共預算支出中大幅增加市本級預備費資金,從上年39億元增至60億元,統籌用于抗疫等支出需求。而在同一項資金上,西安2021年僅安排8.3億元。

          另外,捐贈作為基本生活物資的一種來源,意味著市民富裕程度也可能影響物資供應水平。

          若簡單參考人均GDP指標,2020年,無錫以16.58萬元居于萬億城市榜首,蘇州、深圳分別居于第4、第5位,西安則以7.74萬元居于末位。從某種意義上說,“藏富于民”也使無錫物資供應擁有更多民間力量加持。

          02

          中共湖北省委黨校公共管理教研部副教授陳曦曾研究指出,在新冠疫情下,城市保障供應體系的短板之一,集中體現在制度建設不足上。

          其認為,由于商品的供應和價格主要由政府部門進行系統性調配,保供應、穩物價等應該是一個由商品源頭到市民餐桌的全供應鏈操作。這導致政府難以獨自承擔完全責任,還有賴于建立完善的保障供應體系,從制度層面綜合協調物流、商超、農貿、志愿者等社會力量的全方位配合。

          換句話說,政府通過有效調度、充分利用社會力量,有可能彌補城市在物資供應能力上的不足。

          在反思西安時,曾有人指出,市民的發聲,政府聽到了、也在行動,蔬菜就在路上,但由于配送機制和人員調配失當,應急預案缺乏,導致政府響應大打折扣。特別是在西安防疫工作中,一些社會力量組織雖積極性高,但參與度不高,導致物資運輸力不從心,由此引發一系列連鎖反應。

          一些人將目光投向廣西百色提供的另一種思路——

          自2月4日在返鄉人員中發現首例陽性人員以來,截至2月22日24時,百色共有確診病例220例。對于這座人均GDP僅3.7萬元的邊境小城而言,物資緊缺、人員緊缺,成為擺在面前的頭號難題。為此,百色多地曾開放接收社會捐贈渠道,卻“得不到熱搜和關心”。

          馳援百色的應急物資專列 圖片來源:廣西新聞頻道

          在這樣的背景下,對于前來馳援的抗疫一線人員,當地市民自發組織后勤服務、開展“春節支援抗疫工作”,拿出自家特色美食、調動當地餐飲企業力量,解決用餐的燃眉之急,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百色因財政實力受限而造成的物資供應水平不足。

          資金的缺乏導致百色難以照搬發達地區城市的經驗,并在有限條件下摸索出適合自身的做法。但反過來,這也不意味著,百色的做法就能夠照搬到其他城市。

          馬亮指出,評價一種政策的好壞,需要結合當地實際情況仔細研判。作為局外人、甚至當地市民,都很難判斷某種做法是否得當。更重要的問題是,能否符合當地發展需求,特別是有效推進適合當地具體情況的防疫政策。在此基礎上,各城市應發揮自身長處、盡可能彌補短板,建立更因地制宜的物資供應制度。

          03

          疫情是城市治理能力的大考。一定程度上,疫情下城市提供什么樣的物資,是最容易看得見、摸得著的衡量標準,也最能直接展現市民的獲得感和幸福感。

          此種情形下,基本生活物資供應原本作為一種應急的手段,極易異化成一種“攀比”的指標,甚至成為城市吸引人才、展示形象的“籌碼”,也在所難免。

          在馬亮看來,這種做法本身無傷大雅,對于城市發展也所有助益。但一個前提是,不能被城市管理者濫用,以致出現疫情防控措施過當的情形。

          比如,對于一些城市,實行“一刀切”的防疫措施、或隔離措施被不合理地“升格”后,“高規格”的生活物資供給變成安撫市民情緒的一種手段,淪為政府治理能力不足的“遮羞布”。但本質上,這并未改變政策過分影響市民正常生活的事實,反而會帶來更多隱患。

          馬亮認為,地方政府在“秀關懷”的同時,也要有一定限度,量入為出、理性、通盤地加以考慮,“倘若不合時宜地提高市民期望,再想推進工作可能會很困難”。

          而對于不同城市的物資供應水平差異問題,從全國層面來規范基本生活物資供應可能更為緊要。

          在馬亮看來,隨著疫情散發性、偶發性特征愈加明顯,有必要通過明文規定,規范隔離費用、提供物資供應通用原則和底線,比如制定清單或者標準,保障民眾隔離期間生活不受影響、維持基本生活水準。對于更多缺乏防疫經驗、政府治理水平較弱的城市,這將有更大的指導意義。

         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

          如需轉載請與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聯系。
          未經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授權,嚴禁轉載或鏡像,違者必究。

         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:021-60900099轉688
          讀者熱線:4008890008

          特別提醒: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,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,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         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

          0

          0

          亚洲综合性av私人影院

        2. <th id="q6quf"></th>

        3. <nav id="q6quf"><optgroup id="q6quf"></optgroup></nav>